教育部全国职业核心能力认证(CVCC)项目四川省管理中心--欢迎您! 登录 | 注册

 2019年9月20日全国核心
力(CVCC)高级礼仪指导师培训班将在成都举行
首页 > 相关文摘 > 王旭明:学问大也要会说话
 
一向以为学说话的无非是两类人:一类是当官的,不会说老百姓听的懂的平常话;一类是没文化的,茶壶里煮饺子肚子里有倒(道)不出,需要提高文化修养。日前参加了一个有学问人的大聚会——中国国际积极心理学大会,眼界大开,收获颇多,其中重要之一就是学问大也要会说话。
受朋友之邀,我担任这次大会一个主论坛的主持。考虑到主办方上午安排了十位嘉宾发言,考虑到时间紧以及听众互动的需求,我与主办方商量后,宣布了发言规则。一是,每人主发言控制在15分钟之内;二是在五分钟之内需回答听众三到四个问题,无需长篇阐述。这样的规则无疑要求演讲者演讲要主题突出,概括观点,提纲挈领;回答提问要明确观点、言简意赅。我以为,这样的说话要求对于学富五车的专家们来说不成问题。
第一位来自美国的达齐尔教授论述的是同情心在幸福观中的作用,我很感兴趣,特想听他多论述些观点,但眼见15分钟快到了,他看看我表示必须结束自己的论述。我首先对他提出的后叶催产素能增长同情心非常好奇,希望更多的人能够通过医疗方式,增加后叶催产素、增长同情心,我表示愿意做这方面的试验品。在全场的笑声中,听众开始争先恐后地提问,每一个回答,达齐尔教授都只用了一两分钟。论坛由此有了一个良好的开始。
接下来的一位演讲者是中国某地一位幸福学专家。他的演讲可谓慷慨激昂,热血沸腾,充满感染力,但大而空的理念和口号式的宣传,以及来回阐述的车轱辘话,让我立时感觉这位幸福专家可能深陷在自己的幸福中,而不考虑听众是否幸福了。在被工作人员提示两次后,他才仓促结尾。在他冗长超时论述后,我用有些调侃的语言说,我不愿当后叶催产素的试验品了,要当幸福学院的学生去。而接下来,对于一个听众的问题,专家抓住机会同样回答得十分冗长,我不得不减少了其他听众的提问。
这位学者之后,我对大陆学者演讲能否遵守规则隐隐有些担忧了,但又心存侥幸,希望下面的学者,不向这位学习,既遵守游戏规则,又会说话会表达。
不幸被我言中。在接下来的演讲中,来自美国、韩国和香港地区的学者不仅遵守规则,而且演讲内容特别抓眼球,紧扣听众心弦。如香港学者岳晓东先生的演讲从明星自杀说起,通俗易懂,言简意赅,还不时兜售自己的产品,他说自己专门研究通俗心理学,从失恋到婚姻,从生老病死到防衰老,应有尽有,大家会后可到门厅站台上图书展台上挑选,缺什么补什么!全场听众哄堂大笑又拍手称快。我给他总结到:“我们听岳先生演讲好像就是听张悟本讲绿豆汤,娱乐化包装到了极点。最大的收获是知道了如下道理:孔夫子当年率领弟子到处讲学是寻求再就业,张国荣都死了,我们还有什么奔头……”听众掌声响起,意犹未尽。
而另外两位大陆学者的演讲,虽然他们有着北京大学、清华大学和国外著名学府的学历背景,又是著名企业的CEO,没想到的是,他们的演讲竟然被提醒员连续提醒四次以上,甚至工作人员不得不递上小纸条,暗示时间已经超过,以至于我不得不取消他们的互动环节。其中一位举止优雅、高谈阔论的女士还在演讲中无节制的宣传起自己创办的企业来,也喋喋不休的论述着她的幸福观。在她终于结束了主题发言之后,考虑到她在演讲中让在场的80后举手问他们是否幸福。我便这样向她提问:“为了节省时间,我代表在场的所有的80后(笑声),向您提一个问题,您有如此美丽的外表,又如此富有,天时地利人和都占据了,在我们眼中,您是成功者、是富有者,请问您幸福吗?”让我惊诧的是,她又陷入了自己冗长的自述中,绕来绕去,就是不说幸福二字。在忍受了三四分钟的复杂回答之后,我接过话茬说:“其实,您只用两个字或三个字就可回答我的问题,就是幸福或不幸福。”出于礼貌,我没有说出心里话:“一个拥有这么幸福人生的人,却不能直接的表达出自己的幸福感觉来,这样的人幸福吗?!”
同样的出于礼貌,我无法打断其他学问大的人的讲话。为了减少由此带来的论坛枯燥乏味,我只好一方面减少他们的互动,一方面用自己插科打诨、略带幽默和戏剧效果冲淡一下气氛。即使这样,论坛还是延续到了下午一点。最对不起的是第十位也是最重要的一位演讲者,就是清华大学心理系主任、本届大会的积极推动者彭凯平教授,他本应是这次大会的重头演讲。尽管我说了放到最后的往往是最重要的,尽管我多么想聆听他的阐述,但彭教授毕竟是心理学大家,与众不同。当我们都做好了要听15分钟的演讲准备时,他却用五分钟的时间做了本论坛的闭幕词,适时,适度又适宜当时的具体情况。大家在还没听够的感觉中结束了论坛。
这本不是多么了不得的一件事。但作为语文工作者,我深有所悟。最大的悟就是学问可有大小之别,说话也有会不会说之分。会不会说至少有以下几条:
一,必须遵守规则。无论规则本身有无缺欠,都要在大家都共同遵守的规则下进行交流,话才能说到一个点上,才能说到一个层面中。
二,必须区分场合。不同的场合对说话有不同的要求,讲课的场合、工作会议的场合和论坛的场合等等都是不同的,如果不加区分,同一篇稿子,同一个调子,不可能讲好话。
三,必须明确对象。讲话对象的不同决定了讲话内容、语气、语调和语态的不同,区别不同对象,选择不同手段,才能提高讲话影响力。
四,必须手段多样。讲话就是表达,表达就需要丰富,丰富除内容之外,还需伴有多种手段,如各种修辞手法、身体语言和其他辅助手段等等。
当然,学会说话还远远不仅这些。说话是一门专门的学问,需要学、更需要练,尤其是专门的培训。我想说的是,长期以来,我们偏重学问的提高,忽视表达的训练;偏重知识的传授,忽视说话的培养。长此以往,我们会面对越来越多的学问大却不会说话的人,怎么得了?别小看说话的力量。那天会后,我收到了中国青年政治学院一位年轻老师送上的卡片,上书“有效的交流才能增进幸福”表达他对我主持的肯定。而当晚,会议主办方也发来信息,原文如下:“王老师,你的主持太好了,把参会的老外都迷住了!他们说没想到中国有这么好这么幽默的主持,他们都是王老师的粉丝了。”这当然是对我的夸奖和鼓励。我自知,我做得远远没有那么好,但可看出说话与表达在人们心目中的份量。
千万别顾了学问,忘了说话啊!
合作单位:
主办:教育部高校毕业生就业协会核心能力分会四川省管理中心  
技术支持:成都博润创新教育研究院

地址:四川省成都市静安路号(四川师范大学) 电话:028-84764068

邮编:610068